铜梁

19岁女孩应聘前台被忽悠手机被偷拿办贷款

小叶是台州临海人,两年前高中毕业后,便没有再上学,去年帮舅舅在江西打理服装店,今年年初才回台州帮人做美甲。
做了半年美甲师,小叶嫌工资低,就在网上找工作。
8月1日,她通过58同城网站,看到“台州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的招聘信息,上面写着招聘主播、模特和前台三个岗位。
小叶想试试月薪3000-4000元的前台工作,就留了个人信息。
第二天,公司打电话让她面试。之后,梦一般的经历,就开始了——
“8月3日上午,我去了公司,接待的人说我长得还可以,只要稍微整一下脸形,就能尝试做网络主播,主播工资高,还可以直接在家工作。
“我说我不适合的,做前台就行,但负责接待的一位王主管说,前台也要长得好看的,所以需要去整形医院,打几支针,最慢也就3个月,一定能见效,然后就可以上班。
医院工作人员用小叶的手机办的贷款
“当时她跟我说得很明确,整形的钱由公司负责,我只要愿意就可以。
“我当时同意了,想反正不是自己掏钱,但不巧,那天我身份证掉了,她就让我补办一张临时身份证。
“8月5日,我带着临时身份证到公司。那天,还有4位姑娘也在面试。
“后来,王主管就带我上车,去一家叫‘台州爱美美莱’的整形医院。
“到医院,她跟医生说,认识医院的领导,问可不可以优惠,对方说可以,我就被带去打针了。
“打针前,有个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叫我把手机给她。她在手机上操作了一下,我也没注意,然后把手机还给我,让我在手机上签名就可以。
“她操作的内容我没看见,签字时也没说,我以为她是在帮我关注医院公众号,所以没多问。
“医生一共给我打了三针,垫鼻子的一针,左右瘦脸的各一针,很痛!医生说三个月后就可以恢复正常。
“打完针出来,我看到手机有提示短信,是‘南粤银行’发来的,说我成功申请了他们的消费贷款,一共14720元,从下个月开始,每月12日还款,每次760.52元,分24个月还清。
“我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微信关注了一个叫‘即分期’的公众号,上面显示贷款成功,但商户名称是‘台州爱美美莱’,并不是我的名字。
“我觉得很奇怪,问为什么要给我申请贷款?王主管说,这个钱是用来打针的,不过别担心,以后每个月公司会帮忙还,但要是我在还款期内离开公司,贷款就要我自己负责。
“离开医院,我还追问王主管贷款的事,但她说晚上要去安徽出差,回来以后再跟我说清,并让我在家休息三天,再去公司上班。
“后来公司让我签一份合同,我想想不能太鲁莽,就没签。”
警方两天接了三起类似报案 相关部门已着手调查此事昨天本该是小叶上班的日子,但前晚的一则新闻,把她吓出一身冷汗。
“8月4日晚上,我看到新闻说,台州电大有两个男生,也去了星灿公司应聘,莫名其妙被办了贷款,然后去打针,他们一样和我充满疑问。”小叶这才觉得,自己被骗了。
小叶连夜给妈妈打电话,说了自己的经历。小叶妈妈一夜没睡,昨天上午,一路坐公交车、轮渡船,从椒江北岸赶到女儿所在椒江南岸,母女俩决定去报警。
在报案大厅,民警告诉小叶,她已经是他们近两天受理的第三起报案了。
“之前,有两个台州电大的大二男生小茹和小包,他们比你早两天打了玻尿酸,因为应聘的是做网络游戏主播,为上镜好看,公司要求他们每人都在脸上打9针。
“这两个男生过来报案,脸都是肿的,跟身份证完全不像,说的经历,跟小叶一模一样。”民警说,“但他们打的针更多,所以贷款数额也更多,每人3万,每期要还1500多元。”
两名男生在打完针后,还跟公司签了一份“星计划签约合同书”,上面说合同期限为一年,每月收入保底3500元。
“报案时,两个男生说自己并没拿到合同,公司只是让他们拍了照。”民警说,目前他们已着手取证调查,同时希望有类似经历的应聘者,能及时报案,“报案人越多,提供的细节越多,对后面的调查会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另外,从昨天开始,台州市市场监管局和卫生局也着手对“台州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和“台州市爱美美莱医疗美容门诊部”进行调查。
昨天报案后,小叶收到星灿公司王主管的信息,表示公司已决定,要提前帮她把所有贷款还清,希望小叶不要担心,最好不要惊动警方。
我联系了其中一个报案男生小茹,他告诉我,他和同学小包的遭遇被媒体报道第二天的晚上,星灿公司就派人到他家里,希望解决此事,还带了一份调解协议。
“公司的人说,他们会把这3万贷款还掉,而且给我7000元补偿,只要我在协议上签字,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,打针当天跟公司签的合同也可以作废。”小包说,但他拒绝了。
昨天上午,公司的人又给小茹打电话,希望尽快把事情处理掉。
我联系这家整形医院一位姓朱的老板,他表示:“现在既然警方在查这个事,我也没什么好说,如果查出来有责任,我会承担。”
律师: 这是典型的诈骗手段偷偷拿走应聘者手机申请贷款,然后说可以提前还清,还拿钱补偿,这样的大反转,让小叶和两个男生都觉得,这公司“一定有古怪”。
到底古怪在哪里?
“这是典型的美容机构贷款营销诈骗的手段。”浙江台温律师事务所郭春晖律师认为,这里最关键的环节,就是招聘公司与美容机构联合欺诈应聘者贷款,并用于美容消费这一情节。
郭春晖说,小叶当时没签劳动合同是对的,不过,就算像小茹和小包那样签了合同,只要当事人是在别人带有目的性的误导下,虚构事实签订合同,对方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,合同也可视为无效。
“根据《合同法》,当一方以欺诈、胁迫手段或乘人之危、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情况下订立的合同,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变更或撤销。”郭春晖认为,这里最大的问题,在于公司和美容机构之间,可能有一定利益关系,因为,目前这种“美容贷骗局”出现的已经不少了。
分享到:




推荐职场新闻